当前位置:首页 > 赘婿之最强厨神

第一章 懦弱

洛阳虎·著

“叮铃铃。”珠江大学的下课铃声刚响起,几十道身影便从凳子上弹了起来,然后朝学校门口跑去。

梁雪在走到门口时,拥挤的人群突然分开了一条空隙,男的让开是因为梁雪太美,女的本不想让开,可看了看班级后方坐着的那个男人,不得不让开,江宁打人可从来不分男人还是女人。

看着梁雪诱人的背影,江宁像吸毒一样闭着眼睛,用鼻子深吸着空气,等梁雪的身影走远后,江宁猛地站起身,踹开凳子,然后晃晃悠悠的向着陈填走去。

此时班里已经没几个人,除了跟在江宁身后的王浩宇跟段磊,剩下的几个都堵在班门口看着热闹。

陈填正在慢慢的收拾东西,他已经听到了江宁走近的脚步,这种场面陈填不知经历了多少,但他有些颤抖的手表明,他依旧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,跟梁雪划清界限。”江宁用手揪起陈填的头发说道。

陈填眼神迷茫的看着江宁,没有挣扎也没有求饶。

“草!”江宁最讨厌看见陈填这幅模样,手掌用力一甩便把陈填甩到了地上。

“宁哥,这小子不仅是个哑巴,恐怕还是个傻子。”江宁身后染着一缕黄毛的王浩宇说道。

“宁哥,既然他不长记性,那就打到他记住为止。”段磊摩拳擦掌的冷笑道,他一天不打人手就痒,而陈填可是个好沙包,抗揍而且还是个哑巴,不能喊也没法报老师。

江宁摆了摆手,王浩宇跟段磊便要动手,可此时班门口却传来了一阵骚动。

梁雪冷着脸走到了江宁身前,皱着眉头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陈填,然后冷声说道:“江宁,你想死吗。”

江宁三人看着梁雪竟然缩了缩脖子,然后赔笑着说道:“跟陈填开玩笑呢,开玩笑。”

“他就算再怎么样,也是我梁家的人,你打他就是在打我脸,知道吗?”

江宁听着梁雪强硬的话语,根本无心反驳,别人不清楚,他可知道这娘们有多能打,他们三个加起来都不是梁雪的对手,而且梁家跟他们江家一样都是世家,梁雪打他一顿都是白打。

梁雪对着江宁冷哼了一声,才转头看向陈填,“走!”

陈填低着头默不作声的跟在梁雪身后,像做错事的孩子,在经过江宁的时候,江宁一巴掌狠狠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,陈填疑惑的回头看向江宁,江宁狠狠的瞪着他,陈填又重新低下头快步跟在了梁雪身后。

等走出一段距离后,梁雪突然停下脚步,然后回头看向陈填。

陈填差点撞到了梁雪身上,然后慌乱抬起头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梁雪突然笑了,笑的很灿烂,这是她听到陈填说话字数最多的一次,别人都以为他是哑巴,只是因为他从来不在别人面前说话而已,即使是梁雪,也只能听到陈填说“嗯”或者“好”,不管别人怎么欺负他,他从来都默不作声。

“你知道我特别讨厌你吧?”梁雪抬着下巴问。

陈填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梁雪突然回过头,似乎很生气,走路都快了许多。

陈填见状连忙跟了上去,继续走在梁雪的身后,但他似乎能听到梁雪鼻子喘着粗气的声音。

梁雪的确很生气,从一年前爷爷给她订了这门亲事以后,她就很生气,她不明白为什么陈填救了爷爷的命,要她来还这份情。

而且陈填一个男人每次却都要她来护着他,被别人欺负了也一声不吭,就算是再懦弱的人被欺负了这么久都该反抗,可陈填却哪怕一次都没有,梁雪压抑住内心的愤怒,继续向前走去。

半个小时后,陈填跟着梁雪来到了梁府酒店,梁家跟江家垄断了连云市所有的高档酒店,而梁府酒店是连云市最高档的酒店之一,隶属梁雪的父亲管理。

梁雪上了楼,陈填则默默朝着厨房走了过去,虽然梁家老爷子特别喜欢陈填,但老爷子如今身体不好,梁家旗下的酒店基本由三个儿子在打理,而梁雪的父亲一直不同意梁雪跟陈填的婚事,所以他对陈填厌恶之极,如果陈填想要吃饭,就必须每天在梁府酒店的后厨部门打杂。

陈填刚走进后厨,厨师长王嚣的怒吼声便响起来:“你昨天是用污水洗的菜吗!?”

王嚣说完用手指了指旁边一座小山般高的蔬菜,“给我干净,然后切成标准条形,一公分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!听清楚了吗?”

陈填闻言微低着头向一旁走去,王嚣一巴掌拍在陈填的头上:“慢吞吞的赶集呢!?”

王嚣的胳膊比陈填的大腿都粗,拍的陈填身子一阵踉跄,等站稳身子,陈填赶紧快步向前走去。

“厨师长,这可是我们的驸马爷呢!怎么也得客气点吧?”厨房看热闹的十几个人出声戏虐道。

“我这个人很大公无私的,不管是谁,做错了事就该罚。”王嚣淡淡的说道。

“对对,驸马爷又怎么了!”大家都附和道,然后眼神不屑的瞥向一旁的陈填,梁雪号称连云市第一美人,跟别人订亲就算了,跟这种废物订亲任谁会心生嫉妒。

不知是谁第一个把破菜叶丢到了陈填的头上,接着一块又一块菜叶臭鸡蛋朝着陈填狠狠扔了过去。

陈填低头蹲在菜堆旁洗着菜,一块块菜叶打在他的头上,让他的头刚浮起来又被打下去,身子左摇右晃,浑身上下都是绿色的菜汁混着鸡蛋的颜色。

眼泪终于止不住的从陈填眼眶里绝地而下,他疑惑的眼神里剩下的全是委屈,他不明白他到底哪做错了。

一年前他离开湄洲岛来到梁家,刚开始是对这个新世界的好奇,后面便全是恐惧。

“师父,我好想你,我想回家。”陈填身子颤抖着呢喃道,他真的好想回到以前的生活。

自大记事起,陈填就一直跟他师父陈展鸿生活在一个叫湄洲的小岛上,陈展鸿教他做菜,小岛上的游客都很喜欢吃他们做的菜。直到后来有一天一个身着华服的人身体颤抖的喊了一声:“你是厨神陈展鸿!?”

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大人物来岛上吃陈展鸿做的菜,最后终于有人发现了陈展鸿在藏拙,那是一个叫陆明的人,他对陈展鸿很恭敬。

陈展鸿也客气的向陆明解释了原因,他拿全部实力做一桌菜太累,这么多人他伺候不过来,而且都是些大人物,陈展鸿得罪不起,索性做的次一点但是能满足所有的人。

陆明说这些问题他来解决,从此以后,陈展鸿会拿出他全部的本事做一桌菜,但能上餐桌的人加上陆明一共十二人,除了陆明外还有两个中国人,剩下的便全是外国人。

两年前陈展鸿去世后,这一桌菜便由陈填来做,他们对陈填做的菜很是满意,甚至觉得比陈展鸿还要更有味道一些,但这一丝味道在哪他们也说不清,只是觉得每个月吃的这一顿饭成了他们最期盼的事,因此他们都很照顾陈填,甚至可以说是疼爱。

可是好景不长,一年前陈填突然失去了嗅觉,对于一个最顶级的厨师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味觉而是嗅觉,而陈展鸿生前似乎便预料到了陈填会失去嗅觉。

陈填遵循陈展鸿生前的安排,悄悄的离开了湄洲岛,然后把陈展鸿给他的一封信送到了梁家家主梁勤手中,从那以后他便成了梁家的女婿,所以梁雪跟陈填订亲根本不是因为陈填救了梁勤的命,这一切都是梁勤的安排,但是单纯的陈填根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

他二十岁之前一直待在湄洲岛上,甚至根本不知道如何跟人相处,所以陈填的懦弱只是他尝试的第一种活法,也是人在无助恐惧中最常见的一种态度。

此时偌大的厨房早已空无一人,王嚣跟陈填说切不完菜不许走。

“师父,我想回岛上。”陈填自言自语的祈求道:“每天都好累,真的好累。”

刀切在了陈填的手上,他都浑然未觉,直到一只宽大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陈填疑惑的回过头去,等看清中年人和蔼的面容后,陈填的眼睛陡然瞪大起来。

“陆,陆叔?”

联系编辑:(请一心一意对待每一位编辑)

  • 编辑 鸣人{女频、古言、现言} QQ: 166780738
  • 编辑 佐助 {男女、悬疑、灵异} QQ: 3535368724
  • 编辑 卡卡西 {男生、都市、玄幻} QQ: 1494511681

客服

  • 客服QQ 3374863120
  • 客服电话 010-57216916
  • 客服邮箱 Zrkf@shouxiangtech.com

举报

举报电话

010-57216916

举报邮箱

Zrts@shouxiangtech.com

  • 关注微信公众号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

  • 客户端下载

    客户端下载